“逆行”归来:三位浙江ICU护士战“疫”记

admin 2020-06-29 阅读:11

  新华社杭州5月12日电(记者俞菀)天使在人间,危难显身手。完成武汉救援任务后没几天,他们都回到了医院;第109个国际护士节来临之际,他们依然在ICU里忙碌地度过。无论有没有鲜花掌声,他们都在离患者最近的地方与死神“搏命”。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5981866", container: "_kaqw1o7bid", async: true });

  “我很庆幸做了最正确的决定”

  2020年大年初一,浙江省第一批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浙江省中医院ICU护士顾月琴踏上了“逆行”之路。作为一名有着15年重症监护室工作经验的共产党员,又参加过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她觉得自己理应挺身而出。

  “勿为有损之事”“务谋病者之福利”。顾月琴用实际行动阐释着南丁格尔的誓言:她所在的浙江医疗队整建制接管武汉四院重症隔离病区后,因为病人没有护工和家属陪护,护士们不仅要完成医疗护理,连生活护理也全包了。她们还要定期进行环境消毒,“装着消毒液的箱子有几十斤重,背着它每天两次喷洒消毒,对体能和意志都是很大的考验。”

  病人的理解与感恩,是顾月琴最大的安慰。

  “在武汉时,我的病区里有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平时上厕所都需要我们扶着去。有一次她按铃说口渴,可是我给她倒好温水后,她却只喝了一口。她说,‘这样我就不用老是上厕所了,你们也可以轻松一些。’我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据悉,顾月琴所在的这支浙江医疗队,为目前所有浙江援鄂医疗队中工作时间最长、工作量最大,也是特别能战斗的部队。在连续工作的57天里,以不足1/10的人数完成了近30%的救援工作量。

  “我很庆幸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在这场灾难里贡献了我的力量。”顾月琴说。

  “啃最难啃的骨头,打最难打的战‘疫’”

  2020年,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翁晨曦的“而立之年”。2月10日,他跟随浙江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迅速接管了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ICU,这也是浙江医疗队完整接管的首个危重症病区。

  天佑医院ICU的患者病情危重、情况复杂,翁晨曦所在的医疗团队直面的是巨大的救治压力和沉重的身体负担。“我们每天都彼此鼓劲,不惧怕、不退缩。”

  因为高强度的工作,援鄂期间翁晨曦的鼻梁压疮很严重。如果可以伸手调整一下口罩的位置,就能避免创口被反复“蹂躏”的疼痛。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穿着厚重防护服的他却做不到。

  工作时贴一层水胶体,休息时立刻擦点药膏,伤口总是结痂了又破开……每天和孩子视频聊天,是翁晨曦在武汉期间最“放松”的时刻。但聊天话题却总是围绕着“爸爸的鼻子今天又破了吗”展开。

  “没什么疼痛不能忍受,一切困难总会过去。”翁晨曦说,如果将重症护理团队比喻为一支特种部队,那每一位ICU护士都是一名特种兵,“啃最难啃的骨头,打最难打的战‘疫’,这就是我们的使命与担当。”

  让ICU从“鬼门关”变“凯旋门”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之江院区ICU护士姜淑庆,为了提高患者的舒适度,降低交叉感染的概率,在驰援武汉天佑医院期间,创制了重症护理“非语言交流手册”,成就一段佳话。

  “ICU里很多病人,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姜淑庆说,她始终告诫团队,决不能因此而轻视了对他们的照护,“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这种“尊重”,不仅是照护,更是给人希望。姜淑庆说,时常会有患者因为痛苦而产生绝望的情绪。护士要用细心耐心去帮助安慰患者,让ICU从“鬼门关”变“凯旋门”。

  “疫情发生之初,听说武汉的护士们很多都累倒了,我们就想赶紧过去,做好了随时顶班、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的准备”“到了武汉以后,由于频繁倒夜班,我们很多人都失眠了。大家爬楼梯、吃药、做VR治疗,总之都很乐观,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

  12日下午,作为浙江援鄂护士代表,姜淑庆ji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她说,这枚勋章是她最好的节日礼物。“希望国家能加强重症护理团队的人才梯队建设。ICU护士不仅要有很强的责任心,还需要有很强的业务能力,这样才能提高观察病情的能力和护理质量。” 【编辑:田博群】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