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援湖北流调队:五个“昵称”故事

admin 2020-03-06 阅读:21

  陕西援湖北流调队5名工作人员2月19日晚到达湖北省武汉市,2月20日开始在武汉市青山区开展工作,面对16个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3000多个消杀点位,陕西援湖北流调队沉着分析,科学应对,专业处置,在工作的十多天时间里,审核大疫情网,及时处理预警信息,完成既往未调查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及当日新发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开展工厂和单位聚集性疫情调查及密接排查,对工厂或企事业单位员工病例调查,深入社区、集中医学隔离观察点、厂区、医疗机构督导。

  “十八般武艺,全都派上了用场。”陕西援湖北流调队队长白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记录下队员们感人瞬间,“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五个单位,但十多天的精诚团结,让我们五个志同道合,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亲如一家,也形成了高度的默契,团队里,每个人都有了昵称,年龄稍长的我,大师兄的称呼没有变,其他几位队员就成了玄子,大潘,超和艳子。艳子还给我们团队起了一个非常洋气的名字——‘三精葡萄糖口服液’。”

  故事一电话核实的酸甜苦辣

  艳子-张艳,来自陕西省咸阳市旬邑县疾控中心。

  张燕在电话核实病例情况

  今天是艳子的电话核实岗,不一会,她便红着双眼走进我的办公室,一声不吭,弄得我莫名其妙。一了解,原来是流调的病例双亲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相继去世,而她自己也被确诊,流调的过程中,她情绪非常激动,一直哭泣,艳子安慰病人的同时,也不免替她悲伤,一个小时的“艰难”流调结束,她走出办公室来调整自己的情绪。这样的流调,即便我这个参加工作近二十年的老兵,也很少遇到。我鼓励艳子尽快调整情绪,保持坚定与和蔼语气与患者沟通,给他们传递战胜疾病的勇气。艳子很快从负向情绪中调整过来,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继续开始工作。当然,工作中不光有悲伤,也有感动,艳子流调的第一个人是一个中年女性,20号左右出现的发热,因为有了援汉医生,她很快从危重转为轻型,然后转到了方舱医院,电话核实过程中,她说的最多的是对援助人员的感谢,对政府的感激和作为中国公民的自豪。电话核实一天少的时候三四十个,多的时候百十余个,一天下来,他对我说:“大师兄,跟我说话大声些,电话听多了,有点耳聋。”

  故事二让我去吧

  玄子-李玄,来自陕西省咸阳市疾控中心传控科。

  李玄在分析数据

  2月20日,敬老院报告发生一起聚集性疫情,需要派人参与处置,这是我们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正式开展工作的第一天,对当地工作流程、环境、处理要求还不完全了解,作为队长的我,不论阅历和精力都当仁不让,我快速过滤了队员的基本情况和专业特长,刚说完我的安排,玄子便大声嚷嚷,队长,你的方案还没有定稿,大家都等着呢,这事让我去吧。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然提好应急箱,和青山区疾控中心的同志们走出了办公室。看她坚毅的目光和青涩的头皮,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正像她当初瞒着父母参加武汉援助时一样,在大义面前,疾控工作者没有多少的豪言壮语,多的是责任和担当。

  故事三我不是怕死

  超-王超,来自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疾控中心。

  王超负责网报

  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乐观向上,却不乏严谨,因为来武汉的前一天,他的一位老师专门加了微信,声情并茂的为他朗读了一首诗,于是就有了“秦岭以北一号男神”的美称。来到青山区疾控后,根据自己原来的岗位,他承担了疫情报告工作,对每日的疫情卡片、预警系统进行审核。审卡需要不间断的坐在电脑旁边,盯着电脑,还要及时发现医务人员、机关事业单位、敬老院和监管场所的特殊病例并及时同期报告,接受任务时,他对我说:“大师兄,放心,我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哨兵。”他开朗活拨的性格深得大家的喜爱。最常说的一句话,我要好好消毒,好好防护,我可不能倒下,不是怕死,是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不能给国家增添一点负担,不能给咱老陕抹黑啊。虽说是在开玩笑,但听起来也是五味杂陈。

  故事四预防医学中的计算机专业

  大潘-潘坤,来自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疾控中心。

  潘坤开展现场工作

  是我们中最活跃,最热心的一位帅哥,在机场,就开始忙前忙后,一会帮着艳子搬行李,一会帮着玄子办托运,还兼顾着给兄弟姐妹们接水,取票等。工作中,更是不乏担当,由于对电脑精通,所以日常数据报告、处理、筛查等工作都由他来完成,大家都笑着说是预防医学中的计算机专业。分工的时候,大潘给我提了一个要求,他工作年限长,有经验、有力气、爱学习,所以脏活、累活、危险活交给他!性格开朗的大潘趣事有很多,是我们战场中的开心果。

  故事五爱唠叨的大哥

  我-白晶,来自陕西省商洛市疾控中心。

  白晶开展现场工作

  我是这个团队的队长,也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与四个年轻人为伍,让我在这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也年轻了许多,但还是显得有些唠叨,“体温测过了吗?”“温度多少啊?”这是我每天两遍必问的问题;“防护用品都带了吗?”“记得做好洗消!”这是每次流调前后我都要重复的话;“多吃点,别怕胖”“怎么吃这么少?”这是每顿吃饭时我的口头禅。除了紧锣密鼓工作之外,观察、叮嘱、要求队员做好防护,保护好自身安全,就成了我每天关心的头等大事,因此,我又多了一个称呼——唠叨大师兄。

  在这疫情肆虐,与时间赛跑的荆楚大地上,我和我的队友们无论是电话信息核实,流行病学调查,保工、保产督查,密切接触者管理督导,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取长补短,支持配合,彼此鼓励,相互温暖,相信以我们坚定的信念、饱满的热情、过硬的专业知识定能帮助武汉人民尽快驱散新冠肺炎的阴霾,武大的樱花将会如约而至。

  

评论(0)